教宗方濟各在任布宜諾賽斯輔理主教時
發生的聖體奇蹟

pp266 1996
 


1996年,當教宗方濟各還是在阿根廷布宜諾斯( Argentina – Buenos Aires)那裡的輔理主教時,發生了一個聖體奇跡。他當時吩咐將它拍錄下來,並檢查其事實。檢查結果令人驚奇。

1996年8月18日,晚上7點,皮神父(Alejandro Pezet)在城市中心的聖堂獻彌撒。當他送完聖體後,一位婦女告訴他說,聖堂後面有一個被丟棄的聖體。他走去,真的看到一個被玷污的聖體。因為不能放進口中,因此就將聖體放在一個小容器中,內裡裝點水,放在聖堂的聖體櫃內。

8月26日,星期一,他打開聖體櫃,很驚奇地看到聖體變成一個帶血的東西。他立刻通知伯格裡奧主教(Mgr. Jorge Bergoglio,即之後的方濟各教宗)。主教通知他把現象很專業化地拍下來。9月6日拍的像片,很清楚地顯示聖體變成一小片帶血的肉,而且還變得比之前的大。這塊 「血肉」被保存在聖體櫃中幾年。大家都保守秘密。由於「血肉」沒有腐爛的現象,主教因此下令將之送去做科學檢驗。

1999年10月5日,卡斯塔農醫生(Dr. Castanon)在伯格裡奧主教(當時已被任命為總主教)所派的一位代表前取了這塊血肉的一塊小樣品,將之送到紐約檢驗。

為了不要影響檢驗報告,他決定不告訴這組科研人員樣品的來源。其中一位科學家,費德里醫生(Dr. Frederic Zugiba)是位出名的心臟及病理專家。他肯定這個樣品來自真人的血和肉,有人的 DNA。他說:「這樣品來自心臟的一塊肉,而且是左心室,靠近血管部分。這塊心肌肉主管心臟的跳動。要知道左心室好似一個泵,把血液輸送到身體各部分。這塊心肌肉處在發炎狀態,有大量的白血球。這表示當取樣品時,心臟還是活的。我肯定當時心還是活的,因為白血球一離開有生命的機體外就會死亡。它需要有生命的機體來保持。同時,這些白血球滲入組織細胞,表示這顆心受著極大壓力,似乎它的主人曾被無情地打,特別是在胸部。」

兩位原澳洲人,記者麥克(Mike Willesee)及律師羅(Ron Tesoriero)是這些檢驗的證人。他們知道這樣品的來源,所以聽到費德里醫生的報告後,非常驚訝。麥克問醫生,人類組織的白血球能在水中活多長時間?費德里醫生說,就只有幾分鐘。麥克因此向醫生透露樣品的來源。而且取樣品之前,原來的「血肉」已經在普通的水中保留了有一個月,之後,又在蒸餾水中保存了三個月。費德里醫生聽了之後,感覺很不能理解。他說他不能用任何科學理由來解釋。

費德里醫生也問道:「你們要向我解釋一件事:如果這個樣品來自一個死人,為什麼當檢驗時,樣品的細胞還在跳動?如果這顆心來自一位死於1996年的人,它怎麼還繼續活著呢?」

這時,麥克才向費德里醫生說,這樣品來自一個祝聖後的麵餅(聖體)。這聖體很奇怪地變成了一塊血肉。醫生極感迷惑,回答說:「為什麼一個祝聖過的麵餅可以改變它的性質,成為人的血肉?這又是怎麼一回事?對科學來說,這是一個不能解釋的謎 ——— 完全超越科學的範圍。」

之後,卡斯塔農醫生把布宜諾賽勒斯所發生的事與義大利蘭西安奴(Lanciano)在第八世紀所發生的聖體奇跡相比。一些專家總結說這兩件事的科學分析都表示樣品出自同一個人。而且樣品顯示血是“AB”型,且具有中東地方人士的性質。

唯有信德能解釋天主的行為!天主要我們認識祂真存在於麵餅中。科學證明布宜諾賽勒斯的聖體奇跡是一個特殊的標誌。透過這個標誌,耶穌願意喚醒我們,堅信祂在聖體中。祂實在存在,而不是一個象徵。唯有以信德的眼光,而不是肉眼,才能看見祂存在于已經祝聖過的麵餅與葡萄酒中。耶穌在聖體中望著我們,愛著我們,並渴望救贖我們。

總主教伯格裡奧在2001年成為樞機主教,( 即現任教宗方濟各 )。這件奇跡經過長時間的調查研究之後也在這年發表,卡斯塔農醫生是見證人。卡斯塔農醫生本來是無神論者,現在成為虔誠的天主教徒。

資料來源 :
http://www.loamagazine.org/nr/the_main_topic/eucharistic_miracle_in_buenos.html

在 YouTube 的影片 ( 附中文字幕 ) :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k73YHPL_rj0